首页 / 媒体关注 / 正文

[中国青年网]湖北大学生跟随父亲一起参与火神山医院修建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1日     阅读:

 中国青年网北京2月13日电(记者 李华锡)2月2日上午,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2月4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始正式接诊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火神山医院备受关注,而这座医院背后的建设者,也成为广大网友热议并点赞的对象,这其中就有大学生的身影。


  1月25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学生徐子扬与征调前往武汉进行技术支援的父亲一起,踏上了赴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的路程。此后10天的日子里,他配合父亲做线路铺设、网络监控和门禁系统等工作。


  修建过程中,徐子扬看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力量,感受到了人们对生活的热爱与希望。同时,这段经历也让父子二人关系更加亲密。徐子扬说,这个春节,让他终生难忘。



徐子扬(左)与父亲徐建雄。受访者供图

  中国青年网记者了解到,徐子扬是湖北黄梅人,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材料与化学学院读大四。父亲徐建雄的工作是负责弱电项目,包括线路铺设、网络监控、门禁系统等。除夕那天,徐建雄接到通知要前往武汉,支援火神山医院建设。


  “我其实内心挺矛盾的,我希望他能去武汉支援建设,尽快建好火神山医院,控制疫情,但又害怕他去武汉被感染了,家里还有重病的母亲和三岁的妹妹,以后不能没有他。”听说父亲要去武汉,徐子扬内心非常纠结,他衡量了一番,国事前无家事,最终决定将母亲和妹妹托给大伯家照顾,自己也陪同父亲一起前往武汉支援。


  这次决定并不是徐子扬的轻率之举,今年一月初,他在武汉一家建筑材料公司实习,工作内容与工程施工息息相关,去现场是常有的事,已经熟悉了工地施工的各项要求。“可以说,在公司实习的这大半个月,为我前往医院建设现场做了身心上的铺垫。”


  到达武汉火神山医院后,徐子扬和父亲负责医院的线路铺设、网络监控、门禁系统建设。由于徐子扬的专业主要学习实验室操作,刚来时很生疏,不能独立施工,第一天就负责帮忙搬运物资、递工具等工作。“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观察他们是如何施工的,没过多久,我自己也就学会了如何去做。”


徐子扬父亲徐建雄(左)在施工现场。受访者供图

  在施工现场,徐子扬和父亲也遇到了不少困难。施工现场不允许车辆随意进出,他和父亲休息的地方离现场有七八公里,每天去现场上班,都要步行。“去的时候还好,但当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二十个小时,精疲力尽了,要走回来的时候,这段路程就显得格外难熬了。”


  徐子扬清楚地记得,第一天从现场走回来的时候,脚便起了水泡,一路上崴着脚走回来,当时他疼得在一边偷偷哭。但看大家都没人抱怨,他也就咬着牙坚持走了回去。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三天,领导知道了他们的困难,特地新增了几辆专车通勤,大家可以在往返路上,抓紧时间多休息一会儿,这让徐子扬的干劲更加足了。


图为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受访者供图

  在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徐子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的施工现场。让徐子扬记忆尤深的一件事是,当时在路边,有一辆挖掘机陷进了壕沟里,光靠挖掘机本身无法从沟里开出来,于是现场负责人喊了七八个人,一起站在挖掘机的前舱上,挖掘机马力全开,大家齐喊“123”,向下压,仅仅用了几分钟,挖掘机便开了出来。


  参与修建火神山医院的十几天里,徐子扬和父亲的关系更加亲密,他更了解也更理解父亲。徐子扬说,在建设后期,为了加速项目进度,项目组决定通宵施工,天还是朦朦亮的时候,全员出发,一直做到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才回来休息,没睡几个小时,大家便又奔赴现场了。


  完工那天,父亲徐建雄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注视着解放军战士们接管了医院,突然转过头来让徐子扬先回去休息,顺便让他买十组创可贴回来。“我以为我走几个小时他们就会都完工回来,但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他们又是凌晨三点回来的。”


  徐子扬说,深夜酒店灯光下,看着父亲用创可贴贴满了每一根手指,他当时很心疼。“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累很辛苦,看到那一幕我才明白,跟他比起来,我真算不了什么,我感觉我的父亲是那样的伟大。”


  修建结束后,徐子扬和父亲被安排在武汉一家宾馆进行隔离。回顾参与建设的过程,徐子扬很佩服自己,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坚持下来。


  得知徐子扬自愿与父亲一起参与火神山建设,学校团委邀请他写一篇感悟,在学校公众号上发布。


  文章发布后,很多老师和同学在文章后为他和他的父亲点赞、致敬。徐子扬惭愧地说,真正应该致敬的,是那些坚持在一线为病人看病治病的医生和护士们,他们才是英雄,“与他们相比,我们真的算不了什么”。


  徐子扬希望疫情能够尽快结束。他很想念没有病毒的日子,以及那些日子里的阳光和空气。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