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风采 / 材化 / 正文

火神山建设:我参与,我们都是助力的火焰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1日     阅读:

阳光撒在身上,暖暖的,坐在门口院子里的我,戴着口罩,眯着眼,享受着这失而复得的温暖闲适和内心的安宁。

我叫徐子扬,我是中国地质大学材料与化学学院的大四学生,湖北黄梅人。2月3日火神山医院建设正式完工后,便被安排到奓山宾馆进行隔离两周,现在是2月10日,如今身体状况一切正常。

还记得除夕夜里,吃完年饭,在楼上的我听见父母在争吵,下楼一问,原来是武汉火神山医院紧急建设,需要征调父亲前往武汉进行技术支援,他,同意了,决定明早就出发。

D115C

图一 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

可是母亲正在乳腺癌晚期化疗期间,身体很差,还有一个三岁的妹妹要照顾,更何况武汉如今这么危险,她哭着,求他不要去武汉,就在老家这儿过年,外面乱跑不安全。父亲被劝了半个小时,最终拗不过母亲和妹妹的哭诉,答应她们不去武汉了。

我站一旁静静地听着,没说话,跟着我爸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爸,你应该还是要去武汉吧?”

“是的,国家要求十天之内完成医院建设,我必须要去。”

“可是妈妈和妹妹怎么办?”

“她们可以到你大伯家一起过年,也正好有个照顾。”

“武汉一定非去不可吗?那边很危险的。”

“公司项目这边没我不行,我必须得去。至于病毒,到了武汉注意防护就行,没事。”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至少如果出事了好歹有一个照应。”

“你确定要去?现场很艰苦,也很危险,你没吃过这苦,还是待家里陪你妈妈和妹妹吧。”

“她们在大伯家没事的,我陪你去吧,能帮一点是一点。”

“行,那早点睡,明早八点出发。”

大年初一,清早,我妈拉着我爸,不让他走,我妹妹抱着我的腿,跟我说:“哥哥别去,危险”。可是既然决定了,拦是拦不住的,我摸着我妹妹的头,“哥哥出去一趟,回来给帆帆买好吃的好不好”,小孩子还是容易哄,一听说我要给她买吃的,立马就松了手,“那哥哥一定要给妹妹带好多好多吃的啊”,我笑了笑,看向我爸,他也笑嘻嘻的对我妈说:“不危险,忙完就回来”,转头就出门,准备上车。

565E5

图二 施工现场(左一为徐子扬的父亲)

父亲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我几乎没见他流过眼泪。这是二十一岁以来,第一次,在他转头出门的那一刻,我确定,他哭了。

高速一路封禁,每过一个收费口,都要检查通行盖章文书,身份证登记,测量体温。一路上,从老家来汉,过年高速空无一车,从鄂州到江夏到蔡甸,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一座座疫情检查点帐篷。

还记得进入武汉市的时候,检查人员问我们:

“你们确定要进去吗?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好的,明白。”

谁又能想到因为一场疫情,偌大的武汉,变成了这幅模样。

一路空荡荡,不知所措,可当我到达火神山的那一刻,我瞬间清醒地明白了,战斗,开始了!因为此时此刻,这里,人山人海,热火朝天,这里,汇聚着成千上亿华夏同胞的关怀注视!

我是学化学的,实验室做实验,我自认作为一名大学生我不会丢人。可当让我穿上工装和反光衣,戴上头盔与口罩,换上工地雨靴,踏上现场的那一刻,我是忐忑的,是迷茫的,是紧张的,但也是坚定的,既然来了,那就不要畏缩,努力去做,尽我所能!

AED8E

图三 徐子扬父亲的手

父亲负责的是ICU重症病房,也是最里面的一排病房。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前往现场,半夜凌晨两点回来。匆匆忙忙洗了个澡,倒头在床就听见他的鼾声。天还没亮,闹钟和电话又催着他赶到施工现场。工地上尘土飞扬,父亲眼睛因为进灰犯了炎症,十指也全被光纤线缆划破了,但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

我每天跟随父亲的项目组,递工具,搬物资,帮忙做一些简单的技术施工,或者负责传达讯息。作为一个非工程专业的学生,我能做的有限。但看着人们从日出忙到日落,看着医院从平地起高楼,我的内心无比波涛汹涌!每晚回去的时候,大家都会感觉特别冷,不是因为温度太低,而是因为连续工作了16小时,衣服已经从里到外,湿透了。

火神山的左边,是一座大桥,桥下,是凯德知音的湖,风景优美怡人。每次从现场出来,都会内心不由感慨,我们在右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让大家享受左边这样的美好。因此,再苦再累,也要打赢这一场火神山攻坚战!

9CDA6

图四 累垮了的项目负责人在壕沟里休息

在这些难熬的日子里,有家乡的亲戚长辈给我们打视频电话,说我们这些在特殊时期顶在第一线的人了不起,说我爸是“英雄”,夸我是“小英雄”。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知道,我不是小英雄,我爸也不是大英雄,那些在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他们面临着死亡的危险,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与身体压力,他们才是顶在第“零”线的英雄!参与火神山建设的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背后都有着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朋友,我们只是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家,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与我们息息相关的人们,在党中央需要我们力量的时候,我们愿意挺身而出,我们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因为热爱,仅此而已。

不知不觉,已近夕阳,我爸又催我去吃晚饭了,吃完也该去社区卫生站记录体温了。

晒了一下午太阳,身上暖洋洋的,这样安心的日子,真好。希望全国疫情也能尽快控制消除,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徐子扬

写于奓山宾馆隔离观察期

2020年2月10日夜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