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风采 / 材化 / 正文

【疫情防控,材化人在行动】志愿者画像(三)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4日     阅读:

编者按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志愿者积极响应号召,投身防控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学院共计四十余名师生在疫情期间参加志愿服务。他们深入一线、走进社区、驻守村口,协助开展政策宣传、上户排查、消毒防护、体温测量、信息登记、物资派发、线上助学等工作,用真诚和付出为疫情防控构筑起一道坚固的防线。

在近几期的栏目里,我们会对其中部分志愿者逐一画像,希望他们的故事能够在你我心中投射一缕最温暖的阳光。

他们是课堂上教书育人的好老师,是实验室钻坚研微的科研人,是生活中热情暖心的好邻居,是为孩子做出榜样的好父母。在艰难困苦面前,他们的乐观、奉献和坚守让我们感受人与人之间的善意,感叹世界依然如此美好。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志愿者。

疫情过后,回武汉,回家

黄理金是化学系的青年教师,他的家乡在福建省漳平市拱桥镇岩高村。今年1月20日,他和爱人自驾返乡过年。一路风尘仆仆、归心似箭。回家过年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但近两天新闻里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总难免让人感到不安。

当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黄理金放下了心中所有的顾虑。不似武汉的阴冷湿润,福建乡下的冬天显得格外暖和。脱下厚重的羽绒服,让人顿时感觉格外轻松。父母高兴得一边停不住地忙里忙外,一边嘴上不停埋怨着:“怎么这么晚才到,让人担心着急”。迎接黄理金和妻子的是一大桌热腾腾的饭菜,再加上扑面而来的家乡特有的蒸萝卜糕的香气,这一切都让黄理金感到一种久违的亲切和熟悉。

刚开始一切如常,黄理金偶尔在村里走走转转,打量这个自己长大的村庄:村口的大树好像又粗壮了不少,离家不远的小河里的水干净了许多,人们也都忙着前往镇上置办年货准备过年。虽然网上铺天盖地都在讨论武汉新冠病毒,但这个距离武汉900公里的村庄好像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情况在1月23日发生了变化,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黄理金意识到事态很严重,内心忐忑不安,备受煎熬,他担心自己身上带有病毒,万一传染给了父母,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已经跟父母待了两天,生活起居都在一起,此时再做隔离已经来不及了。”想到这里,黄理金又陷入深深地后悔自责,“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回家了。”而周围的氛围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没有邻里来串门了,就算迎面碰上了,村民们也不敢跟这家人再多说话。于是,一家人决定自我隔离,自觉呆在家里不再出门,并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每天向当地卫生院汇报体温。

隔离期间最大的问题就是物资需要无法满足,一家人的吃喝问题总要解决。好在村里的干部积极解决问题,帮忙购买生活用品,定期送到家里来。就这样隔离了整整十四天,所幸一家人都平安无事。

在解除隔离的第一天,黄理金从村干部那里了解到防疫工作任务重,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在隔离期间村干部照顾我们一家人,他们挺辛苦的,而我自己是一名党员,这个时候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于是,黄理金主动报名参加防控工作,成为了一名志愿者。他负责在出入岩高村以及出入拱桥镇的路口对过往车辆和行人进行信息登记,并进行体温测量。

图一 村子的路口挂起了防控疫情的横幅

参加防疫工作的第一天,黄理金开着车从家中出发来到执勤的路卡点。一整天的工作结束后,让黄理金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鄂A牌照的车被人拍下了视频,并在镇里的微信群里传开了,很多人打电话到派出所举报,要求排查。从此之后,黄理金再也不敢开车出门了,只能步行前往路卡点执勤,而从家里到镇上的路口就有5公里。工作虽然辛苦,但黄理金觉得工作开展得还算比较顺利,“村民对于防疫工作还是非常理解和支持的,并没有因为信息登记而导致的交通缓慢而有什么抱怨。每个人都在这场无声的战斗中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图二黄理金老师(左一)作为志愿者在路口执勤

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但在武汉长期读书生活,黄理金早就把武汉当做自己第二个家,他深深地热爱着这座城市。而作为一个身在外地的武汉人,在这个漫长的假期中经历了一些诸如“提武汉色变”之类对武汉人的恐惧和偏见之后,他反而更加热爱这座英雄的城市。此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赶快过去,回武汉,回家。”

 

愿你一生温暖善良

1月23日,是陈文婷假期值班的最后一天,也是武汉市启动封城的日子。

当天早晨,陈文婷自驾前往未来城校区,协助学院副院长李国岗排查学院的每间实验室、每楼层公共空间的安全隐患。同时,她将新年慰问品、两沓医用口罩和体温计交到学院春节留校的学生手中。等一切安排妥当后,她这才回家开始了居家隔离。

本来这天,陈文婷打算值班结束后和爱人带着两岁多的女儿自驾回老家江西抚州。可因为封城的缘故,这次过年就只能留在武汉了。今年是陈文婷在武汉求学、工作的第十四个年头,留在武汉过年这还是头一次。想起远在家乡的父母,她的心里还是十分牵挂。“好在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这也算是一种小幸运。”

陈文婷家住学校外的社区。在她居家隔离期间,社区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数不断地增长。同时,社区的防控工作捉襟见肘。看着社区工作人员每天忙得人仰马翻,而社区业主群里充斥着抱怨和谩骂,恣意发泄着对社区工作的不满,陈文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基层是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第一线,与其在家焦虑着急,不如为社区做点实事。”于是,陈文婷便主动向社区报告了自己的党员身份,要求参与到社区疫情防控工作中。在加入社区临时党支部的那一刻,她瞬间感受到了组织的力量,支部的党员同志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职业,却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支部考虑到陈文婷家里还有两岁多的女儿需要照顾,安排她主要负责线上信息统计工作。

社区业主群是陈文婷工作的主战场,而业主群就是一个众生百态的小社会。在这里,要了解不同居民群体的需求,要及时回应居民们五花八门的问题,还要及时透明地传达居民最为关注的疫情信息。陈文婷每天定时定点地将更新的疫情传达给居民,丝毫不敢延误,避免引发疑议。当“用盐水漱口能预防病毒”“家里熏醋可以预防病毒”的说法在群里流传时,她立即上网查阅相关资料,及时予以辟谣。疫情期间物资短缺,当四川自贡人民向社区捐赠爱心花菜时,她将这好消息分享到业主群里,让他们切身体会疫情中的温暖人情。

图三 陈文婷老师在业主群里回应业主的各种问题

2月11日起,武汉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所有小区居民足不出户,采购基本生活物资便成了最大的问题。情急之下,陈文婷和五名社区志愿者一同组建了社区生活物资采购志愿团队。几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每人借助一部电话和一台电脑便完成了与中百仓储的对接、社区居民需求信息统计、生活物资统一采购、物资分发到户等一系列工作。这样一来,业主在家里下订单,在家门口就能收到物资,实现了“无接触”。同时,他们重点关注老幼弱和医护人员家庭,比如为不会上网的老年人增设电话下单的购买方式。很多居民在受益的过程中也纷纷自愿加入到这支队伍中来,志愿者由最初的6人扩充到46人。截止到3月2日,他们已完成291户的1398个采购订单,为保障社区居民基本生活贡献了力量。

图四 陈文婷老师与志愿者们一起采购、分发物资

每当陈文婷忙得不可开交没空陪女儿时,女儿会问:“妈妈,妈妈,你在做什么?”陈文婷说:“妈妈在做志愿者呀!”显然“志愿者”的内涵超出了两岁孩子的理解范围。但陈文婷相信潜移默化带来的影响:“我希望女儿长大之后能成为一个温暖善良的人。”也许最好的教养就来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在他们幼小的心灵埋下一颗种子,迟早有一天就会萌芽。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